萨拉迈尼跨得过荆棘,看得到希望-别山举水

作者:admin 2019-11-29 00:01:25 标签:

跨得过荆棘,看得到希望-别山举水



文|图:别山举水
跨得过荆棘
看得到希望
每次回家,碰上天气好,总会带儿子去爬爬山,一来自己锻炼锻炼,二来也锻炼一下儿子,免得他整天拿着手机玩游戏,不肯走动,当然,更重要的是想加强一下父子间的情感,不要总是爱理不理的,让他对我有些依恋。
今天我们选了鹰山尖,离村子一公里左右,海拔也就一百来米吧。可别小瞧这座小山,它居高临下,俯视106国道,同时扼举水咽喉,可谓这一带的战略要地。
当年的武汉会战,日军企图从国道南下,一举夺取武汉,岂料攻至小界岭,硬是攻不破。当时,第二集团军孙连仲坐镇指挥,双方在此激战,血流成河,日寇哀叹束手无策,不得不绕道西方,方才攻占武汉,史称“小台儿庄战役”。
听老人讲,鹰山尖也是战场之一,日军同样在此遭遇滑铁卢。
天气晴好,儿子约好几个伙伴,带了些饮料水果,我们来到这片英雄的土地。也许是洒过血的缘故,这里的土质鲜红,很有粘度,似乎还淌着热气。
虽然离村庄很近,但原来一直没爬过,对它还是很陌生,我们在山脚下兜了好久,最后才选好一处路径。
老天故意考验我们,看着很平缓的山坡,其实是最难走的地方马小翠。也许有些路,只有走过,才能知道其中的艰辛,有些路,只有走过,才能领略其中的幸福,以后不管走多远,多顺,总是让人忍不住回望。
其实,这儿根本没有路,四处杂草丛生,碗口粗的松树遮天蔽日。我们走在上面,它也就有了路,一条弯弯曲曲一直向上的路。
开始草很浅,我们一起说说笑笑,轻轻松松向上前行。但它毕竟不同于走平路,毕竟要仰着头,向后倾着身子的,而且一丝风没有,我们的脸渐渐红了,气渐渐粗了,有汗从背脊及额头一点点渗出,开始蜿蜒着向下,滴落进深情的土地。
走了二十来米,草一下深得没了膝盖,荆棘一下也多了起来,横横竖竖,散乱地藏在草丛中。你用手分开草丛时,它便猝不及防地扎上你的手,或者拉扯住你的裤脚或衣摆,带着山野的粗犷,热情得让人脱不开身。
在这儿,我的地位明摆着,既当总指挥又作开路先锋。逢草分草,遇刺踏刺,见树拉树,碰上只鸟儿,傲娇地吹声口哨,逗弄一下,即使我已上气不接下气,即使热汗像雨点,我依然装作不累不怯,像钢铁侠一般,毫不费力地走下去。
我没有想到先烈,我没有抒发崇高,我现在只是一个孩子王,我要带着孩子登上山顶,我要让他们从我身上看到王的力量,看到喘气流汗的王是怎样破荆斩棘,一步步踏平崎岖,在山顶迎风而啸。
看到他的朋友,他的父亲,平时不言不语的汉子在困难面前,是如何前行的。
还算好的,这个季节,山上没有毒蛇虫蚁,我们只需抓住树木或竹枝,避开杂刺,就可一点一点接近山头。
但还是有孩子在枯死的刺面前不知所措,甚至匍匐在地,企图从刺下面爬过去。岂料,越是低头,那些刺越是肆无忌惮,或者绊住头发,或者勾住衣领,甚至你钻过了上半身,它还灵巧地搭住了你的裤带,好像长着眼睛,随时都露出狰狞的笑。
我不得不一再帮他们解围,现身说法。
其实,这些刺有什么好怕的,直接拈住它,将它压下,用脚踏上去,它就老实了,乖乖地贴伏在地,任你跨越。
我们小时候,穿棉布鞋或解放胶鞋,哪一步路,哪一段荆棘,哪一段坎坷,只需步子迈大一些,迈高一些,还不是在我们面前低头,放我们顺利而过。
现在的孩子,都穿着猪皮或牛筋制作的鞋,衣服也结实,还怕这些吗。昂起头来,小点心,用力踩下去,再抬起脚,朝前挪,杂刺就被甩到身后了。
果然,孩子们就这样,跨过一道道荆棘,带着一些骄傲,越来越接近目标。
但他们终究是孩子,体力有限,一会儿又像晒蔫的花儿,耷拉着头,不再言语。
我便给他们定一个小目标,到达那个石坡,就休息一下,喝点水,补充补充。
孩子们一下激活,欢呼起来,鼓勇前进。倘在平时,这些孩子哪里会如此听话,一个个只顾埋头,十指在手机上下翻飞,即使响雷震在耳边,眼皮都不会动一下。
我继续作旗帜,孩子们互相帮衬。在前面的知道挡开杂草,在后面的知道提醒前面的小心,我也收到几句辛不辛苦的贴心问候。
很快就到石坡,儿子拿出水来,拧开瓶盖。他没有对着瓶口,仰着脖子咕噜噜直灌,对,他没有这样,我特意留心了这一幕。他递给伙伴,伙伴都没接,他递给了我,对,我看得真真切切,他递给了我。
他的脸红扑扑的,还淌着汗,那喘息声一阵接着一阵。他的手上很多血口子,还在渗着血,他像没看到一样。
他的头上有杂草,我轻轻地拈下,儿子没有将头转到一边去,没有梗着脖子说你干嘛呢。
他与平时大不一样,不一样得让人怜惜,让人想将他拥入怀里,盯着他的眼睛说一声,儿子,我爱你。
我惬意地喝着那水,我的燥热被一寸寸压下去,我的心一片片夸张地畅快起来。而石坡上也起了风,吹着我们的衣襟,我们的快乐随着风向四处散去,像长了脚的孩子,向着举水河,向着国道,向着所有看得见看不见的角落。
喝了水,吃了干粮,我们像充了气的球,又鼓涨起来,向着山顶,欢快地蹦跳。
也就这样,没有过不去的坎,没有上不了的坡,没有踏不平的荆棘,没有登不上的顶,没有抵达不了的目标,除非你没有勇气,没有行动,没有看见远方的希望。
山顶上有一个山架,听老人说是原来的飞机航线。上面很狭小,而四野却一下无边无际地开阔起来。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那种感觉扑面而来,让人忍不住想要飞。
山腰处,有一只雄鹰在盘旋,对于我们的登顶,我们的欢呼,早已见惯不惯。
也许,一直在高处的雄鹰,萨拉迈尼对于我们偶尔一次的超越,实在是没有喜悦的必要。只有像它一样,一直不断地飞翔,不断地进取,哪怕环境再险恶,也不放弃,才配得到它的赞许吧。
勇敢是勇敢者朋友,怯懦是怯懦者的敌人。
我将雄鹰指给孩子们看,他们一下安静了,眼睛顺着雄鹰盘旋着,心仿佛循着它的踪迹,划着优美的弧线。
儿子紧紧拉着我的手,不肯让我更靠近边缘。
微信ID bieshanjus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