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伦格林

亚伦格林布里斯托学生自杀第6人!全英近半学生患焦虑症!学校的救助管用吗?-UKEC英国教育中心

亚伦格林布里斯托学生自杀第6人!全英近半学生患焦虑症!学校的救助管用吗?-UKEC英国教育中心

亚伦格林
据英国媒体《每日邮报》5月4日报道,在布里斯托又有一名大学生被发现在自己的宿舍内死亡,警方初步判断该学生死于自杀。这位同学名叫Sam Symons,是布里斯托西英格兰大学法学院的一名大一新生,今年19岁。这是布里斯托这座城市本学年第6起学生自杀事件,此前的离世学生均来自布里斯托大学。详见:布大开学后已有多名新生自杀!

西英格兰大学学校发言人说:“学校和学生的家人都沉浸在巨大的悲伤中。不管学生家长有什么要求,校方都会全力支持配合,并尽力保护死者隐私。”
布里斯托地区的学生轻生不断出现,这已经是这学年在布里斯托发生的第6起学生自杀事件了,大部分轻生的学生都是刚刚上大学的新生。英国大学的学生自杀问题持续已久,正逐渐引起人们的重视。目前数据显示:2013年,英国大学里自杀的学生人数为100;2014年,数据增长到130;2015年持续增长到134。

根据之前的调查,几乎所有自杀的学生都患有心理疾病,英国每年会对大学生进行心理调查,这项调查以9000名学生为样本,结果显示有些学校有多达44%的学生患有焦虑症,在全英范围内,平均也有38%的学生患有焦虑症。

数据显示,利物浦约翰摩尔大学和圣安德鲁斯大学的学生中患有焦虑症的比例最多,占44%;其次是利物浦大学,学生患焦虑症的比例占42%;而阿伯里斯特维斯大学的学生只有33%患有焦虑症。值得一提的是,焦虑症只是很多心理疾病中的一个类型。
根据《每日邮报》,专业为哲学、心理学、法学和神经科学的学生自杀率最高;布里斯托大学、纽卡斯尔大学和卡迪夫大学自杀案最多。这些学生自杀的原因有考试压力(调查显示有的学生在考试当天或隔天自杀)、身体健康问题(例如哮喘)、遭受恐吓、丧失亲人……
而布里斯托地区的大学学生自杀事件频繁,一部分原因是学校的心理健康咨询服务中心的工作不到位。为了更好地了解学生心理健康问题,Tab网站最近采访了该大学几名患有心理疾病的学生,他们患病程度不同,在学校的心理健康服务中心的体验也不同:
01
法律系 大二学生
大一的时候我患上了饮食失调,当时心情很差、情绪波动很厉害。时间久了,我就意识到自己可能得了抑郁症。刚开始,我没有听取朋友的建议去学校相关部门咨询,直到几个月过去,我感觉很绝望,必须要寻求帮助了。
可是,当我终于鼓足勇气来到学校的心理健康咨询中心说出我的病情、想寻求到帮助时,这里工作人员的态度却不是很友好,他们只是让我填了一张调查问卷,告诉我几个星期以后才能为我安排咨询。看到这样的结果,我心灰意冷,不再奢望从这里得到帮助了。
很久之后,学校告诉我可以给我一个50分钟的评估。我的主要毛病是情绪的剧烈波动:这就说明我在一段时间之内是很正常的,然而过不了很久,我会突然觉得特别失落,和刚刚的自己判若两人——让人失望的就是,负责评估的工作人员只看到了我这50分钟之内的正常现象,就告知我说我很健康,没有什么心理问题,他们不同我难受时有多绝望。
我告诉工作人员说,在我情绪最低落的时候,我甚至有想自杀的冲动,但是最终他们给我的结果还是“你的情况不算严重,当你感到更不适的时候再和我们联系吧”。
可当我有一天感觉非常难受,想接受心理咨询时,对方却给我“预约满了,没有位置”这样的回应,将我拒之门外。被拒绝的同学还有很多,我觉得学校的资源配置不合理。
02
生物化学专业 大二学生
在经历了一年的深度抑郁之后,我终于开始向学校的心理咨询机构寻求帮助。老实说,我不相信它能起多大作用,可能是因为好奇,我想看看他们怎么确认我消极的情绪和观点;然而,这次经历却让我的情绪得到了一定的改善,我觉得参加这次学校的咨询活动是很正确地一个决定。
这次心理咨询改变了我每天的想法,改变了我与人交往的方式,使我意识到我的消极思想。可以说,这些学生健康服务中心的医生们挽救了我的性命。我听说有些学生在这里获得的帮助不大,但是至少从我自己来说,这里的工作人员在尽自己所能帮助我,他们很热心,我很感激他们。后来,听到布里斯托又有学生自杀的新闻,我感到很难过,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我希望每一个情绪消极,有些抑郁的同学,都可以得到及时的帮助和治疗。
03
语言学专业 大二学生
去年11月,我被诊断为中度抑郁症和焦虑症。我的家庭医生很理解我的情况,建议我去咨询一下我们学校的学生健康服务中心,完成评估表格后,我被告知他们会在10天之内回复我。
最终,我在圣诞节回家的前一天收到了他们的回复,我向他们解释说自己马上回家,可不可以重新安排一下时间,结果莫名其妙地,他们就改成电话咨询了。事后看来,电话咨询的效果比面对面咨询差很多。
进行电话咨询的时候,我已经好几天没有吃好睡好了(我觉得我有自虐倾向)。咨询师问我我的抑郁症是否影响到了学习,我诚实地回答说没有,甚至专心投入到学习中可以让我逃离情绪低落的状态,只是我对自己以前的爱好失去了兴趣。然后,咨询师就告诉我,我的症状并没有严重到被列入到他们的辅导名单,难道我的抑郁症没影响到学习,他们就认为不重要么?!我对学校的咨询服务很失望……
04
法律专业 大二学生
自从我填写了学生咨询中心的在线表格之后,我苦苦等了好几个月,才等来了学校的咨询师联系我预约面谈。我之前被诊断为饮食失调和抑郁症,这让我回家的次数越来越频繁,我甚至考虑过辍学。
我不是很喜欢学校的这个咨询服务,因为我感觉到只要我还没有自残、自杀的行为,他们都不会足够重视,就觉得情况还好,没什么大不了的,他们对我没有提供足够多的帮助,我只记得没完没了的调查问卷。
我的咨询师看上去是一位很关心别人的人,但是我觉得她不了解当下大多数学生面临的烦恼和困境,也不懂我们烦恼的根源;她只会对我们说“少喝酒、别吸毒、不要和负能量狂魔在一起……”——总的来说就是,她只懂套路,不够专业。说真的,她并没有给我多少帮助。
从这些经验中可以得到什么结论呢?总体来说,咨询本身并不适合每个同学,但是确实有人通过咨询服务,病情有好转。至少六星期的等待对于很多人来说太长,在此期间不一定就会发生什么危险。
幸运的是,由于这个地区的学生自杀事件频繁,学校已经承诺每年投资100万英镑,用于改善服务中心对学生的服务质量。如果你觉得自己心情低落,需要找人说说话,你一定要鼓足勇气来学校寻求帮助;但是要记住,除了学校心理健康咨询中心的帮助,你还有更多选择:

学校
学校除了加大投资,促进心理健康咨询中心的工作效率,还可以联合慈善机构,多多举办活动,鼓励学生把心里的不愉快说出来,大家互相交流、互相帮助、互相分担彼此的不开心,就可以避免一些同学把难过的事情憋在心里越来越难受,最终导致抑郁、甚至自杀。

政府
同时,英国政府也应该重视这个问题,制定一些相关制度,迫使大学重视学生自杀的问题,仔细统计死亡人数、查明学生的详细情况、心理疾病严重程度或死亡原因,对学生负责。是时候重视这个问题了,只有学校、政府、乃至全社会关心同学们,问题才能够解决。

学生
如果你自己,或者你发现身边某个小伙伴在努力和心理疾病抗争,可以拨打“116 123”热线,这里有见义勇为的心理医生、志愿者为你提供热心的服务。当然,你也可以联系你所在大学的咨询服务,那些工作人员或心理医生都是很乐意帮助你的!


©